ktv下春药好爽

ktv下春药好爽

或人谢曰∶先生奇论无穷,不敢再难矣。 惟是性过温,恐动命门之火,火动而气动,气动而破气者有之。

一百斤蒲公英,可取膏七斤,存之药笼中,以治疮毒、火毒,尤妙,凡前药内该用草一两者,只消用二钱,尤简妙法也。譬犹春夏之间,地下寒,而龙雷出于天;秋冬之间,地下热,而龙雷藏于地,人身何独不然。

肝中无血则干燥,而肝木欲取给于胃中之水以自养,而胃土之水,尽为木耗,水尽则火炽,又何疑乎。或问青黛物虽至微,仲景公用以治发斑之伤寒,何子未之言及?

吐血家亦不可用,恐性愈动火也。沙苑蒺藜,补多而少;白蒺藜,泻多而补亦多。

但所言只用一味服之,此则失传之误也。盖火沸为痰,乃肾中之真水上沸而成痰,非肺中之津液上存而为痰也。

 或曰用大黄误下,往往致不可救,可罔顾其亡阴,单收其救阳之功乎?彼其命名之意,谓胃之不平者而平之也,是泻胃气之有余,非补胃气之不足。

Leave a Reply